副刊

中國與美國十個不同的生活習慣

朋友常常對我說“來吧來吧,盡情歡笑,隨我來吧,跟著節奏一起搖擺,隨著音樂一起開懷。因為這裡有自由、這裡有民主,這裡是,自由、民主、獨立的王國USA。”
曾經有過許多美國朋友問我:“你看中國人和美國人的主要區別是什麼?”
我說:“我們吃熟食,你們吃生的;我們保守,你們開放;我們在小事上團結大事上分歧,而你們,無論大小事都擰成一條繩。你們不怕別人關注,唯恐別人不在乎。你們有創新、勇於探索的精神;而我們,工作兢兢業業,上班按時按點規規矩矩……”美國朋友點頭稱是。
在一個國家生活久了,不說入鄉隨俗但至少會感染一些氣息,看人家的說話、辦事風格,學習人家值得學習的、優秀的地方。
美國朋友常常跟我說“怎麼好像全世界都憎恨美國人?”我說“那是因為你們特立獨行,因為你們專橫、霸道,還有矗立於世界之巔讓屈居他位者眼紅。”朋友補充“還有,因為我們,NOSETOEVERYBODY’SBUSINESS……”我說“很對。”
以下數條,為日常生活中種種見聞,不說全面卻都是親身經歷,也許還有未收錄到的。
一、問候
國人打招呼,一般都是“吃了嗎?”“瘦了啊!”“最近在哪發財呢?”比較的虛情假意一類。美國人,比較現實,遇到了,相互微笑一下就走了。要麼,就停下來擁抱一下,問問最近的身體,有家庭的問問孩子怎麼樣一類的,反正不會超過一分鐘。
二、量杯
美國人用量杯,中國人不用。剛來的時候,自己還是租房子住,有一次病了,房東太太給我一瓶感冒藥(就液體那種),一個量杯,她讓我照著說明去使用。以前在國內的時候沒怎麼注意過,一直以為,量杯是藥劑師的事。
後來,自己買了房子,自己燒水、煮飯、做菜,雖然還在分期付款,但只要是病了,只要吃藥,就會常常想起那個好心的美國老太太,想起她,教我用量杯的軼事。
中國人一般都顯少,男人50看上去也就30出頭,女人30看上去也就十七、八九。美國朋友常常問我“你怎麼看上去才像二十出頭?”而問我的她,比我還小了好幾歲。我說“中國人會保養,沒聽說‘龍顏大悅’麼?”我這麼一忽悠,她還真不懂。中國人看字是字,美國人看字是謎。
四、吃食
美國人從不吃什麼諸如風爪、豬蹄、魚頭、排骨類的東西,就算有個別的吃,也是很少。中國人愛吃,喜歡吃,講究吃。風爪味道好,豬蹄養顏、護膚、促進S型美觀,排骨就更了不得了,生筋利骨還能補鈣。
美國朋友來我家,看我做的紅燒豬蹄、清燉排骨、蘑菇燒雞,吃了後,嘖嘖稱讚。味道好吖味道好!可讓他們去買了自己做?不幹。
五、車飾
中國人的車子內一般都比較傳統,比如:中國結、紅繩子、小可愛、公仔娃之類的裝飾物。美國人的車內,比較的OPENMIND,酷點的是骷髏、槍彈,含蓄點的是新奧爾良的狂歡節珠子,掛的越多,說明你在那個地方嗨皮得越爽,也說明你露的次數越多,所以你得到的珠串才多。美國人,以張揚自我為驕傲;中國人,以保守謙虛而自豪。
六、洗浴
美國人,一般都是早上洗澡。洗個澡,神清氣爽去上班;中國人,一般都是晚上洗澡。洗個澡,乾乾淨淨的睡覺。
剛來的時候,我還是晚上洗澡。日子久了,我早上也洗,晚上也洗。電話回家一報告,媽媽說:別洗多了,洗掉了元氣還脫皮!這麼一嚇,不敢多洗了,可還是早晚各一,改不過來了……
七、遙控器
中國人很愛惜東西,愛惜物件。比如電視機的遙控器,發現,真的只有中國人才在自家的遙控器外面還包著塑料捨不得拆掉。美國朋友來我家,問“你的遙控器怎麼還包著?”我說“因為可以保護。”他不說話,徑直給我拆了,說“這樣不是更好用?那個沒用了是廢物,扔掉好了。”無語。
從此後,我家的遙控器不再包塑料了。認識新的移民熟悉後去到他們家,我也告訴他們“那個不用了,沒有用。”
有的聽有的不聽。有的,還要補充一句“你,被美國化了吧?”
八、安全帶
我從來都不喜歡系安全帶,因為那讓我感覺特不舒服。特別是,它斜斜的系過來,還緊緊的繃著胸部。坐我的美國朋友的車,頭一件事就是囑咐我“系好安全帶了嗎?”而我,總是心不甘情不願的系好,然後,還要補充一句“死不了。”
再然後,朋友就開始向我灌輸已經傾倒了N次的美國交通法典,還有安全係數,諸如此類,等等,等等。當然我自己開車的時候還是比較老實會系好的,因為加州的法律,被發現了是要開罰單的。為了省銀子,只好認了。
九、剔牙
有一次,一個美國朋友問我,他說“我能問你一件事嗎?”
我“你說。”
“為什麼我在餐館總是看到有的中國人在吃完飯後剔牙時用手遮著嘴?我們都是大大方方的剔牙。”
“……”
“怎麼了?”
“因為那不雅觀,中國人剔牙總是這麼擋著的。”
“哦,我還以為他們總是牙痛才捂著呢。。。”
“……”我沒說,心裡憋著,這個鬱悶,下次應該把話題移開。
十、容器
剛來的時候,我比較的節省,留了很多空瓶子。果醬瓶、飲料瓶、紅酒瓶、雞精罐、黃油罐之類的,我看著好看的,比較大方、能盛東西的,我一概留著,我裝水用。中國人,很喜歡把別的什麼容器的,改造成水杯。在這一點上,他們是天才。
美國朋友來我家,看到了,問我“你曬著這些空瓶子都做什麼用哪?”我“它們都是乾淨的,我都洗了,等他們幹了我裝水或者其他。”他二話沒說就給我全扔垃圾箱了,還教育我“這些東西,都是廢物了,你用完了就該扔掉,就算二次回收,那也得由專門的工廠來處理。你這麼做,是極不衛生的行為!”心疼啊!那些我攢了又攢的“寶貝”們……

Categories: 副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