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美國家長對孩子要求“低”不“低”?

(本文轉自網絡)那天姐姐跟我抱怨她兒子:“我對他的要求已經低得不能再低了,他怎麽還做不到呢?”我問姐姐:“妳對他都有什麽要求啊?”她說:“沒什麽啊,就是按時完成作業,每天再加15分鐘的課外訓練題,考試不要低於80分,語文、數學、外語不要低於85分,一個星期練三次鋼琴,奧數班不要落到後10名……”
我趕緊打斷她:“妳這樣要求還低啊,我聽著都累。”她睜大眼睛看著我:“這些可都是家長對孩子的最基本要求,我掙紮了很久才做出讓步的,別的孩子可沒這麽輕松!”


最基本的要求?為什麽就不能是“孩子妳自己開心就好”,“妳能獨立完成任務就好”,“妳只要不對我撒謊,犯錯也沒關系”或者是“只要妳不觸犯法律和道德規範,幹什麽都可以”呢?我曾看到一位美國媽媽拿著兒子的成績單仔細觀察後驚喜地大叫:“兒子,妳上次美術課沒及格,這次及格了耶,真是值得慶祝!”
有人說,美國家長對孩子是放養的態度,其實他們並不是對孩子沒有要求,只是,他們奉行的是“低級”要求準則。他們把自己的期望值放在底線上,只要底線以上的都是驚喜,都是加分,這樣,父母快樂,孩子也開心,也沒看到哪個孩子長大後不學無術,落後於社會,倒是很多孩子越來越優秀,越來越自信,最後前途都很不錯。
瘋吧鬧吧不要緊
第一次見到傑瑞是在公園,我和他媽媽戴安娜站著聊天。那天湖裏的水漫上了岸堤,我看4歲的傑瑞在岸邊用腳踩水,覺得很擔心。戴安娜卻聳聳肩說:“沒事,讓他玩。”突然,傑瑞腳下一滑,坐在了水裏,我大叫一聲:“天哪!”戴安娜卻只瞥了一眼,繼續和我聊剛才的話題。
過了一會兒,褲子幾乎全濕的傑瑞爬起來到草地上和一個六七歲的男孩玩球,玩著玩著兩人打起來了,那個孩子力氣大,把傑瑞按在了地上。我想過去把他們拉開,戴安娜卻攔住我說:“別管他,妳說上次那張CD……”
不一會兒,男孩跑了,傑瑞從地上爬起來,走過來對戴安娜說:“媽媽,我鼻子流血了。”戴安娜拿出紙巾給他擦了擦,說:“去吧,玩得開心點。”傑瑞便歡天喜地地去逗小狗了。
我問她為啥對孩子不聞不問,她說:“隨他玩吧,只要他別玩出人命,開心就好了,這不算什麽。”她告訴我,上個月傑瑞去參加了5歲以上孩子的攀巖比賽,摔得渾身青一塊紫一塊的,但是居然不是最後一名,得了個安慰獎杯,他高興壞了。
還有一次,傑瑞和鄰居家的孩子一起玩滑板,他根本就不會,把小手指摔骨折了,治療了三個月才好,傑瑞從此自己就很小心,輕易不再玩自己不熟悉的東西。戴安娜說,這比我天天跟在後面嘮刀要強,不讓他這樣,不讓他那樣,他就不去做了嗎?他會偷偷去玩的,那樣更危險。
爬樹比數學重要
老外的數學都很差,我有一次給工程師尼克做翻譯,翻好了之後發現他連“10.5-0.3=?”這樣的算術都要拿計算器來算。我覺得太荒謬了,當場給他表演手動開根號,尼克看得目瞪口呆。我倒是困惑了,咱們中國的小朋友奧數要拿優才能考上好中學,他數學這麽差怎麽當上工程師的?
尼克聳聳肩說:“在我們那兒,數學好不好不重要,重要的是妳有一門好就行了。”我問他:“那妳哪一門好啊?”尼克哈哈大笑:“我小時候,數學、語文、自然課全都不及格,但是我爬樹和手工課都是優。後來有了計算機課,我總體剛好及格,但是我模型設計那一門得了滿分,這樣的人不當工程師當什麽呢?”
我奇怪了:“妳小時候這麽多門課不及格,妳父母不生氣嗎?”尼克很詫異地看了我一眼:“我剛才說了,我還有很多門課是優啊,我父母為什麽要生氣?他們很高興我能拿優。
對他們來說,數學零蛋不要緊,只要有一門課是優就行,表明妳懂得在感興趣的科目上下工夫,有學習的能力——在他們看來,數學和音樂、體育課沒什麽差別。”尼克說,當時為了表揚他得了優,爸爸還特意請他去玩滑水。
在尼克的記憶裏,自己是個“手工、爬樹、模型設計全優的學生”,“數學不及格”這條信息,根本就不在他的腦子裏。他專註於自己的強項,順利地走上了適合自己的崗位。
隨妳幹什麽都行
約塞夫是深圳某大學的一名普通外教,月薪13000元。其實他是紐約城市大學法律系的高才生,他的同學們如今有的是律政界新秀,有的已經被列為準合夥人,但是他卻自認為比他們過得逍遙自在,不用每天跟陀螺一樣拼命工作。他還說,能這麽開心,跟他爸爸的“低級”要求大有關系。
上高二的時候,約塞夫突然不想上學了,跟他爸爸說:“我要退學去流浪。”爸爸想了一下,說了一句:“隨妳幹什麽都行。”但是流浪也是需要一些錢的,約塞夫要動用自己的大學基金。爸爸說:“好吧,但是妳只能拿三分之一,以後賺錢補進去就行了。”
就這樣,約塞夫拿著上大學的錢流浪去了。一年以後,他背著破包回來了。家裏沒人問他準備幹什麽,朋友都以為他要找個工作。但是幾乎遊遍世界的約塞夫發現知識很重要,想上大學。他問爸爸:“我學什麽專業好呢?”爸爸說:“隨妳學什麽都行。”
約塞夫那會兒覺得哲學家很有派頭,就選擇了哲學系。上了一年半,他發現沒學到什麽有用的東西,跟爸爸說:“我不想讀哲學了,我要轉專業,妳說怎麽樣?”爸爸還是那句話:“隨妳幹什麽都行。”
就這樣,約塞夫選擇了法律系,終於覺得對了路,學起來也相當順心,畢業的時候成績全優。爸爸媽媽在畢業典禮上笑得滿臉開花:“兒子長大了,真開心!”完全不過問他以後準備做什麽。
約塞夫決定來中國,做一名教師,爸爸還是那句話:“隨妳幹什麽都行。”
聖誕節的時候,約塞夫收到爸爸媽媽的明信片,上面寫道:“親愛的,希望妳開心,不要吃太多,也不要吃太少。”妳可能會覺得一句“隨妳幹什麽都行”讓教育變得太輕松,太放縱,其實仔細想想,這才是最難做到的,做父母的要克制住多少控制欲、焦慮、擔憂和自己的意願才能做得到!如果有一天妳對孩子的要求也低到只有一句“不要吃太多,也不要吃太少”,妳就是讓孩子真正為自己做了主,這才是教育的最高境界。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