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塞車困擾各國都有 看看美國的塞車情況

作為一個在美國生活的普通老百姓來說,美國最讓人表示無奈的不是它的政治,不是它的稅收,也不是它的“多管閒事”,而是——堵車。這些讓人不禁唏噓:來到美國,才發現錯怪了北京~
去年德克薩斯州農工大學交通研究所和INRIX公司通過對美國城市交通道路車輛數量,車行速度,駕駛人因交通堵塞多花費的上下班時間,以及耗費的汽油金額做了詳細統計和研究,調查表明,美國全國最大的100座大城市中,有95座交通擁堵狀況惡化。


相比於三十年前,美國人花在交通上的時間越來越多。研究顯示,由於擁堵,在高峰時間出行的人平均每年要在路上多耽擱42小時,而在1982年僅為18小時。耽誤的時間是過去的一倍,而在人口不足50萬的城市,這一數字翻了兩番。更怕的是,在人口過百萬的城市,這一數據更攀升至至少60小時。
報告預計到2020年,全美國的堵車時間,平均每一位上下班高峰的通勤者,將從42小時增加到47小時,而且這個數字還有進一步迅速擴大的趨勢。
美國《時代》雜誌去年也曾列出了美國一些堵車最嚴重的城市。其中華盛頓居然出人意外地成為堵車最嚴重的城市。居住在華盛頓地區的人,每年在路上額外消耗的時間為82小時,由於堵車各種消耗而多支出的通勤費用為1834美元。
我們粗略地按照一年260天的工作日來算,也就是說,這些人平均每天得在路上堵車20分鐘。。。看上去還真是一點也不輸帝都北京呢~
美國時間還真是不值錢哪~~我們來感受一下2015年最堵城市排行榜前十:
(小時:每年在路上額外消耗時間;金額:每年因堵車而多支出的通勤費用)
1.華盛頓地區:82小時,1834美元
2.洛杉磯地區:80小時,1711美元
3.舊金山地區:78小時,1675元
4.紐約市:74小時,1739元
5.加州聖荷西:67小時,1422元
6.波士頓地區:64小時,1388元
7.西雅圖:63小時,1491元
8.休士頓:61小時,1490元
9.芝加哥:61小時,1445元
10.加州河濱市—聖伯納汀諾市:59小時,1316元
而在USA Today今年出的最新交通報告中,洛杉磯,舊金山,以及紐約,這類超級大城市,不負眾望,勇奪前三。。。
造成美國堵車的原因大大小小有諸多,究其主因,有這麼幾點:
1.美國就業率上升與日益嚴重的堵車有密切聯繫。美國經濟開始好轉後,就業崗位大幅增加,這就意味上下班高峰期公路上出現更多的車流人潮。隨著經濟發展越來越好,人民的生活質量水平也會越來越高,汽車的銷售量因此也會越來越大,擁堵的問題則一年比一年糟糕,再好的經濟也並不會在短期內讓道路壓力好轉。
2.美國幾乎人人都有車,因此美國公路上的車流量巨大,這就不可避免地導致了交通事故的頻發。而每當出現道路交通事故,或是惡劣天氣,公路都會臨時封鎖而造成堵車。特別突出的事件就是前幾年賓州大雪,一條高速路堵車甚至長達十幾個小時。另外,當路遇繁忙收費高速公路,沒有通行證而需人工繳費時,堵車現象也是隨即而來。
3.美國西部和南部由於發展迅速,堵車現象的增長其實最為明顯。原先地廣人稀的美國西部和南部,城市都鋪得很開,住處離市中心很遠,出門全靠汽車。而地鐵等捷運工具一時又建不起來,當人口迅速增加時,塞車也就不可避免了。
4.高速公路修路也是導致交通擁堵的重要原因。一 般美國的公路修路,都會封閉至少一條的車道,這就大大限制了汽車的行駛速度和流量。另外,美國人修路不像中國人那樣加班加點,起早貪黑。在中國一年能完成 的公路項目,在美國起碼得花上3到5年。美國的施工更多的是與普通上班族同步,別人上班,修路工人也上班,別人下班,修路工人也下班,而且經常施工現場的 臨時隔離墩也不撤走。

對於那些公共交通設施不發達的大部分美國地區,面對這樣那樣的塞車之苦,人民當然也是不能忍了!應對政策簡單粗暴狠。要麼早出晚歸,儘量避免堵車高峰;要麼辭職跳槽,找離家近的公司;更有甚者,乾脆離開這個城市。但再多的對策,也難以遏制民眾們對堵車的怒氣。

今年年初在美國德州奧斯汀南部的一條大街上,堵車司機持棍互毆的事件一度引發全民關注。一名司機從後備箱取出一個長木棍首先動起手來,另一名司機則手持棒球棒反擊。由此看來,堵車引發的路怒症!並非中國特色呀~也還好沒有“德州特色”——用槍…
當然,美國人為堵車的付出的代價並不是打架鬥毆這麼簡單。據統計,美國每年因交通堵塞的直接損失達到上千億美元。拿著納稅人的錢,當然要給納稅人好好辦事拉。其實為了解決美國堵車問題,美國公路管理局也沒少動腦筋。
1.減少公路事故,以保證交通暢通。
美國公路建設非常重視公路本身的安全性。美國州際公路往來車道之間的綠化隔離帶都很寬,有的達到幾十米甚至上百米。另外,這些隔離帶一般都是青蔥綠草或是遍地花朵,美好的植物和景致讓人心曠神怡,有助於緩解司機的疲勞和緊張,從而有助於減少事故的發生。
除此之外,美國州際公路還有一些十分人性化的設計。比如佛羅裡達州的75號公路就建有專供野生動物穿行的橋洞;高速公路上設計許多對司機的警示;每隔一個路段,路上都會有一小段坎坷路面幫助駕駛者集中注意力,這些措施都能對提醒司機小心駕駛。如果不幸出了事故,美國公路一些兩旁還設有很多緊急救助電話亭,以幫助儘快求救,同時還能定位。這樣事故減少了,事故處理速度有效提高了,使得交通更為暢通,堵車現象也緩解了。
2.智能化發展,向車主及時提供交通信息。
智能化的反展,也為交通運輸提供了不少便捷。例如,Google地圖會及時更新公路路況,用手機app就能一睹目前的實時交通狀況,從而幫助人們提早瞭解交通信息, 避開擁擠路段。還有一些其他的軟件,專門提供最佳路線方案,人性化地告之用戶哪一條線路最不塞車。而美國政府也已經積極開展了對智能交通管理系統的建設。
3.鼓勵車輛共用Car Pool, 減少車流。
減少交通堵塞,很多地方政府認為根本是減少車流,於是提出了相應的對策。比如在華盛頓,政府呼籲人們多使用公共交通工具,少用私家車。更安排大巴在工作日專線接送職工,如有意外事情必須臨時回家的,還免費提供出租車。
還比如不少城市的城內主幹道上都開闢封了閉式快車道
HOV,允許乘坐超過一人的車輛使用。還有的地方還為乘坐多人的私家車提供優惠過路費待遇,對單人車輛收費高於雙人以上的車輛收費。
所以說,堵車之痛,並不是只有北京才有,“美國式堵車”也不能與“中國式堵車”一概而論。只不過,因地制宜採取應對交通瓶頸和道路管理軟肋的政策,確確實實是整個世界經濟發展不可忽略的問題。

Categories: 副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