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疫情影響之下的留學生近況

2020年秋季學期已經開始一個多月。
截至目前,不少留學生已經在海外開始學業;有些却仍滯留國內。
全球範圍內新冠肺炎疫情尚未見停歇之勢,有些國家甚至面臨第二波疫情的衝擊。留學生們怎麽樣了?
出現感染案例 中使館緊急提醒中國駐義大利使館16日在網站發布關于嚴防第二波疫情衝擊的緊急提示。公告中指出,目前,已有近百名旅意僑胞、留學生感染,其中不乏重症患者,受衝擊之嚴重遠超第一波疫情。公告稱,近期,歐洲第二波疫情來勢凶猛,多個國家單日確診人數連續攀升,其猛烈程度已超第一波疫情。義大利近來單日新增確診人數屢創新高,過去一周患者死亡人數較前增加近40%。
專家表示,第二波疫情尚未見頂,何時好轉仍無定數。意大利政府已就此緊急出臺嚴格的防控舉措。爲此,中國駐意大利使領館再次鄭重提醒全體旅意僑胞、留學生和中資機構人員,請提高警惕,加强防範,確保健康和安全。
其實不只在意大利。報道顯示,近來國外出現多起學生聚集性感染案例,其中亦有中國留學生的身影。
中國駐加拿大使館10日發布公告,提醒留學生務必防範聚集性感染。
駐加拿大使館稱,9月底,12名在渥太華的中國留學生放鬆警惕,前往當地一家卡拉OK廳參加同學生日聚會,期間既未佩戴口罩,亦未保持社交距離,導致發生新冠肺炎群體性感染事件。
其中9人確診,1人被送入重症監護室(現已出院)。這不僅給自身和公共衛生健康安全帶來嚴重風險,讓國內親友擔心不已,令人痛心,也給所有留學生等在加中國公民敲響了警鐘。
海外綫上課程居多 留學生做好個人計劃
英國利茲大學留學生王藝霏的專業是電影攝影與媒體。一年多以前,她到達利茲開始上預科,今秋正式入學。
受歐洲第二波疫情强勢反彈的影響,王藝霏的唯一一節綫下課程被取消,通過看提前錄好的課程視頻的方式來上課。
在對留學生涯的規劃裏,王藝霏原本準備多參加社團活動、認識新朋友,在大二申請公司實習機會。現在計劃不得不做出調整,她轉而將目光放在了一些綫上實習上。
“這些實習的申請人數非常多,競爭壓力很大,可以看出很多學生都在迫切地尋找機會,提升自身實踐能力。我也一直在密切關注行業內的綫上實習崗位。”王藝霏說。
當地時間10月14日,英國新防疫限制措施“分級封鎖令”生效,爲自英國第二波疫情暴發以來的最嚴封鎖令。“分級封鎖令”依據疫情狀况,將英國各地分爲“中等”“高等”“非常高”三個封鎖等級。圖爲英格蘭西北部的利物浦中央車站。  9月初,在烏克蘭國立冶金大學對外經濟管理專業大四學生李博文的課程表上,一些人數較少、恢復綫下教學的小課被顯著標記。然而,僅僅幾周之後,受烏克蘭新冠肺炎疫情惡化影響,大學暫時轉爲綫上學習。
進入畢業年,李博文需要完成論文、申請實習、考察研究生階段目標院校等一系列工作。“自己無法改變疫情,能做的只有一步一步、按部就班地推進自己的學業計劃,儘量將不利影響降到最低。”
國內上網課存諸多困難 教育部疏通留學生就讀路
許多滯留國內的留學生上網課面臨多時差、缺少實踐等諸多困難。
李一是美國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的博士一年級學生,今年秋季新學期本該是她去往美國開始學業的第一年。但受疫情影響,她只能滯留在上海的家中,通過綫上上課方式來開展課程學習。
她所在的學校在新學期采用綫上+綫下混合式的複課方式。對于像她一樣無法返校進行實地上課的學生,也可以申請全部課程都轉爲遠程綫上上課。
由于身處國內的李一和學校存在12小時的時差,參與老師的直播授課變得十分困難。李一的上課時間是北京時間晚9點到淩晨3點,有時還需要在早上5點參加研討課。“有時候會看直播課程的回放,但是網絡實在太慢了,常常需要加載三四個小時才能看。”
新學期課程全部轉爲綫上給李一的學習帶來了一些負面影響。她所學的材料工程專業需要開展大量實驗,無法回到校園使她在學習時不能同步開展實驗。
爲了切實幫助海外學子解决求學路上的諸多問題,中國教育部出臺了系列舉措,爲留學生疏通就讀出路,提供更多就學選擇:
允許高校在確保教育公平的前提下,通過與境外合作高校簽訂交換生協議等方式,接收出國留學生先行在國內借讀學習;
允許部分中外合作辦學機構和項目以及內地(祖國大陸)與港澳臺合作辦學機構和項目在保證教育公平的前提下,考核招錄部分符合特定條件的出國留學生,雙向選擇,擇優錄取,爲學生提供國內求學機會。
同時,爲了簡化留學回國人員的辦事程序,教育部宣布,自2020年11月1日起取消《留學回國人員證明》。自10月1日起,駐外使領館不再受理開具申請。
疫情下,留學生的海外學習時間被縮短,不少人擔心這會影響到學歷學位認證。對此,教育部回應稱,對留學人員受疫情防控影響無法按時返校而通過在綫方式修讀部分課程,以及因此導致的其境外停留時間不符合學制要求的情况,不作爲影響其學歷學位認證結果的因素。

Categories: 副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