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學區對美國教育有何影響

在不少國人眼中,與國內教育相比,美國小學教育“學的少,玩的多,課業很輕鬆”;美國高等教育選拔過程“人為因素多”……然而,實際情況是否真的如此?近日,在21世紀教育研究院主辦的“在美國‘發現’教育——藍帶小學和哈佛大學故事”主題沙龍上,曾有過留美經歷的學生、家長及教師從小學、大學兩種角度入手,解讀不一樣的美國式教育。
招聘新校長 家長得面試
“在美國,我所在的這個學區對教育的影響非常大。回國後,我也跟北京的一些學區教師交流過,比較而言,我認為,北京的學區對教育影響並不是很大。”向蓓莉,北京師範大學教育學部副教授,同時,也是一位母親。向蓓莉的女兒趙思楠,目前就讀于北京某小學六年級,曾就讀于美國桑塔麗塔小學。
向蓓莉介紹,在美國的公立教育體系裡,從幼兒園到12年級都是免費義務教育。每所小學在招生第一年,每班班額不超過30人。由於這所小學的所有經費幾乎不是來源於政府財政撥款,而是由家長和社區捐款。如果學校想擴大招生規模,則需聘用更多教師、增加更多教室及資源,這需要家長和社區的“財政支持”。向蓓莉介紹,每個月,學校都會召開家長教師協會會議。會議上,校長要向家委會報告學校做了什麼、需要什麼,每次也都會有一個班的老師向大家展示本班的學習內容。“有一次,在會議即將結束時,家委會主席是這麼說的‘咱們這個學校的老師手提電腦已經用了5年了,我們要考慮給老師們換新的。” 不僅如此,即使招聘新校長第一步也要通過家長的面試。
“我也曾採訪過校長——你有沒有感到你在老師和家長的夾縫中?”對於向蓓莉的這個問題,校長表示,“完全沒有”。因為在這個學區,學校的理念跟家長的理念高度一致。這是因為學區在制定目標的過程中,必須邀請家長參加,並與家長共同參與制定——家長希望自己的孩子成為什麼樣的學習者?家長需要學校教育管理者、老師做什麼?家長要做什麼?我們共同的目標是什麼……家長參與學校治理和管理的權利非常大,並且,家長與學校之間可以實現資源、決策的共享。
學生課上課下都“自由” 教師可以“不使用教材”
“課程設置上,美國普鈉荷學校的課程設置很自主,它可以有數十個社團,學生們在下課後,可以參與各種各樣的社團,非常自由。而我們把學生整齊劃一,特別規矩。”北京師範大學三帆中學朝陽學校書記、執行校長李建文表示。
“在學區的教育哲學裡,有一個很重要的關鍵詞——賦權。”向蓓莉介紹,在桑塔麗塔小學的英語課上,老師和學生被賦予“不使用教材”的權利。在老師看來,教材中的一些故事“支離破碎”,並不利於孩子理解及連貫閱讀。取而代之的,是讓孩子們閱讀獲獎小說。“老師在網上開設一個論壇,問學生有關小說中的問題,並規定閱讀頁數及回答時間。第一本書是每個學生都要讀的,第二是能力分層,不同能力的學生選擇難易程度不同的小說。”向蓓莉表示,這樣的學習方法不僅為母語非英語的孩子提高閱讀能力,也使英語課與其他相關學科有機結合。同時,在教學過程中,學生有大量時間進行小組閱讀合作學習,並要與六年級學生共同討論,提高了孩子們的表達能力及合作意識。小說閱讀完成後,學生以小組為單位編寫劇本,並學期期末表演。而課後的作業,竟是按照小說中的內容做一劑“神奇的藥”。
不僅是英語課。在數學課上,孩子們經常用iPad在課堂上做數學設計,並就某一個數學的知識設計一道與生活相聯繫的數學題。“在趙思楠進入學校不久後,有一個家長志願者陪她學數學,並用一個軟件把她們的學習內容上傳跟同學們互相分享。”向蓓莉回憶,在趙思楠六年級學習比例時,老師曾要求將菜單由4人份改為12人份,並把它真正做出來,以聚會的形式品嘗這些食物。
此外,學校定期舉辦書展,學生身穿睡衣、手拿枕頭和毯子體驗“在家”聽作家講故事。作業是寫詩或作文,“從小到大,我寫的作文都是關於德育,或以德育為主的文學作品。而她們要麼是寫押韻詩,要麼是寫魔幻的小說,萬聖節時,一個一年級的孩子甚至寫的都是鬼怪。”向蓓莉表示,她並不認同美國小學生“學的少,玩的多,課業很輕鬆”。美國小學生的教材有好幾百頁,甚至已經講到控制變量、自變量,並要求學生完成一個可控的試驗。“趙思楠還學習過生命科學,有一次她們老師買了十幾隻羊的心臟讓同學們解剖。”向蓓莉說。

Categories: 教育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