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著華觀點

   艾米·巴雷特新上任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後, 立即展現了她在司法領域所產生的重大影響,在面對宗教起訴時她投出重要一票,反對紐約州長在疫情期間對宗教活動的限制, 最高法院以5比4的結果裁定州長所做出的限制人數是對修正案保護宗教自由的威脅,屬於違憲無效, 最高法院並且聲明:”憲法無論何時都是神聖無法摧毀的。”……………………

巴雷特是一名信奉天主教的保守派大法官,她堅定地站在保守派立場投票是必然的, 如果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還在世, 這次的投票結果當然會是4比5, 所以完全是因為川普總統提名了巴雷特後才直接逆轉局面。

最高法院具有解釋美國憲法的權力,其判決結果對美國政策指導著非常重大的影響力,自從巴雷特進入最高法院後,自由派和保守派大法官的格局發生了徹底變化,原先9位大法官中自由派和保守派是5:4的格局,如今變成了3:6, 所幸首席大法官羅伯茲逐漸從保守趨向理性自由派的觀點, 所以最高法院才不至於一面傾倒向保守派。

川普這一次提名巴雷特堪稱破天荒創動,從金斯伯格逝世到提名巴雷特、國會聽證、投票、宣誓與上任,短短一個月就倉促完成重大程序, 完全充滿了政治權謀與算計,但共和黨全面配合,民主政治真是令人擔憂。

如今在疫情相當嚴峻下,各州對於宗教活動的限制因為巴雷特的一票而不得不採取寬鬆放任方式,由於宗教場所信徒流量非常大,病毒很可能在這一場所擴散,一旦這種不良風氣形成,即便拜登上臺後,想要執行全面的防控政策,也可能因為受到各州的抵制而成為一紙空文。

現在大選已確定,但川普依然不服輸,共和黨高層似乎也沒有完全背棄他,如果真把大選訴訟鬧到最高法院,巴雷特那一票有可能再度逆轉情勢而讓最高法院對川普做出有利判決,當然那將會引來一場憲政危機,相信九位大法官一定會以對歷史負責任的態度來做出判決的。

Categories: 李著華觀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