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3 12 月

美國的窮人為何大多很“油膩” 體重代表了你的階級

本次疫情中,當記者去採訪那些停產停工後生活陷入困頓的美國窮人時,大家可能發現了個“怪現象”,大部分面對鏡頭講述自己“飢一頓,飽一頓”的艱辛生活的,都是膚色各異的“超重人群”。
非洲裔單親媽媽克蕾歐娜·麥克貝利與四個女兒在貧民社區租房生活(房子還是獨門獨戶的)。原本日子過的就緊巴巴的。
沒成想,疫情爆發後,麥克貝利丟掉了自己的保洁員工作,只能四處打零工維持生計,收入非常不穩定,難以同時負擔食物、房租和孩子們的日常花費,由於拖欠房租,還差點被房東趕走。
與此同時,受疫情影響,女兒們的學校也開始停課。這導致,她們無法再享受公立學校的免費午餐。為了省下錢交房租,除了領救濟外,她們縮減了食物開支,經常挨餓。
還有另外一位吃不上飯的單親媽媽,住在加州洛杉磯市的羅絲和她的三個女兒,她的女兒們總是令人心酸的問,“媽媽找到食物了嗎”或者“我的媽媽能吃上飯了嗎”…..
講真,跟咱們印像中那種面黃肌瘦,皮包骨頭的窮人不同,美國的大多數窮人,都是“重量級”的。在美利堅,你的體重就是自己社會階層的宣言。
大家都知道,美國的大眾款服裝鞋帽,號碼都是驚人的大,5個6個XL的巨肥款比比皆是。
除了東西海岸的精英社區,普通的美國大街上,放眼望去,均不乏膚色各異的超重人士,蹣跚的扭動著他們肥胖的身軀。
在美國,“過度肥胖”就屬於另一種形式的“營養不良”,而那些營養良好的呢,其實都是精瘦且充滿肌肉感的富裕階層。
也就是說,跟咱們心中“胖似乎代表了富足的生活”不同,美國的窮人的一大標配就是“胖”、“特別胖”、“超級胖”。
要說發胖的主要原因,除先天遺傳因素外,就是吃的有問題,外加缺乏鍛煉。
很顯然,美國的窮人因為圖便宜,主要的消費對像多為那些高熱量、高脂肪的“垃圾食品”。比如漢堡、薯條、可樂、熱狗、比薩餅、罐頭、果醬、BBQ以及超市裡可以買到的各種半成品;烹飪方式多為煎烤、油炸。
這些食品的食材多為動物製品和碳水化合物,經過工業化處理後,又加入了大量的調料和食品添加劑。
此外,美國給窮人們發的福利——食品券,同樣大致只包括以上幾類食品和占比非常低的果蔬。能領到的救濟食物也多屬於一些不易腐爛的半成品,少有新鮮的果蔬。
同時,咱們印像中的那些“素菜”,尤其是大白菜、空心菜這種葉菜,卻要比動物製品的價格要高的多。
這也跟美利堅的國情有關。
美國的人力成本比較高,雖然具有的耕地資源優勢,但農業從業人口占比並不太大。
那麼,與蔬菜種植這種比較消耗人力,需要精耕細作的產業不同,美國農業發展的是大規模基礎作物(比如大豆、玉米、小麥)和牲畜飼養。所以,一些種類的新鮮果蔬,往往比肉蛋奶買的貴許多。
而且,因為他們忙於生計的奔波,也沒有時間和精力去好好做飯、吃飯,只能通過便宜又便捷的快餐填飽肚子,再趕往下一個打工點。
飲食的不健康導致他們非常容易患上咱們中國通常意義上的“富貴病”——脂肪肝、糖尿病等等,同時還會伴有高血壓、心髒病、心腦血管疾病和哮喘,免疫力十分脆弱。
藥物的開銷使他們陷入一種惡性循環:窮→吃快餐→三高→花錢吃藥→更窮。
比如在疫情中,我們可以明顯發現,美國一些窮人社區的感染者致死率一直居高不下,就跟這些肥胖人群原本自帶的多種基礎性疾病息息相關。
奇怪吧,各種工業化食品和快餐,在咱們心中好似比較體面的洋食品,到了美國,那都屬於窮人們的無奈選擇。
而美國的中產和富人呢,最典型的,可以看看美國總統,自從電視在全美普及後,美利堅的歷屆總統,除了特朗普有發福特徵外,無論多大年紀,沒有特別明顯的禿頭,而且各個身材精幹。
像1980年代的里根總統,還在白宮內設立了一個健身房,日積月累下,一位七十多歲的老人家,竟然練出了一身大腱子肉,不得不再花上一大筆錢,去重新定制西裝。
反倒是特朗普不愛鍛煉,還特別愛吃漢堡等被美國精英層鄙視的“垃圾食品”,讓他在美國大量底層民眾群體中,收穫了相當高的人氣。
這樣,美國窮人們由此陷入了一個惡性循環——越不愛動越胖,越胖越不愛動。很多體型如山似的美國人,若是突然開始運動,他們的身體根本無法負荷,反而會出現其他的問題,很難繼續下去。
而且,家庭生活環境和從小養成的習慣,又往往會陪伴人一生,教育的缺失容易讓窮人們主動選擇了放棄,很難堅持嚴格自律。因而我們經常可以看到,一家子的大胖子或者整個一社區的大胖子。
甚至,為了解決這些大胖子們的走路問題,一種小型電動代步車出現了。很多大賣場都貼心的準備了這種代步車,讓胖子們開著小車進行採購。
此外,美國買車、養車成本都相對低的多,走路的人少。因此,咱們可以看到以下的壯觀場面。
相反的是,在日益撕裂的美國社會,窮人在食物和鍛煉方面有多麼隨便,富人就有多麼的“克制”。
和窮人們的肥胖相比,美國的富人們多為帶著健康的“小麥膚色”的瘦子。
美國的中上層階級,對自己的飲食和生活狀態非常重視。很多富人有自己的營養師和健身教練,可以科學的搭配飲食和運動計劃。
沒營養師的中產們,為了向富人“看齊”,在食物方面,也都相當的講究和克制,飲食寡淡,跟吃草似的。這些人雖然也是以車代步,但再忙總會固定抽出時間來進行健身運動。
他們的圈子中,有關矯健的身形和健康的膚色方面,甚至也暗中存在著一種“攀比”的心理。
有能力的會選擇外出度假,去海邊曬個健康性感的小麥膚色回來“炫富”。
而些少部分中產,沒時間或者捨不得去海邊度假的,也要專門用“美黑”儀器,把自己弄成“剛從海邊享受回來”的效果。
這兩位老大爺,都被認為做過“美黑”,尤其是川普眼周圍的那圈“白色”,被推測是美黑時佩戴護目鏡的痕跡。
於是,在美國和其他的西方社會,就出現了這麼一種現象——肥胖的窮人大魚大肉,又邁不開腿;而那些黑瘦的富人天天吃素,忙著健身。
所以啊,對於美國人而言,保持苗條和健康的膚色,成了一件非常昂貴的事情。窮人們發胖很容易,瘦卻又“瘦不起”。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