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在美國看到小角色的人性光芒

(來源:劉文 撰文)受美國王氏基金會(Wang Family Foundation)的慷慨資助,我有幸飛越浩瀚的太平洋,來到位於舊金山附近的麥克喬治法學院進行為期半年的學術交流。訪學期間,我在廣泛結識法學院的教授、學生並與他們結下深厚友誼的同時,還認識了幾位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Walter便是其中之一。

初識:大學校的“小人物”
作為麥克喬治小屋(Mcgeorge house)的“主人”,Walter是被院方雇來專門為教授們提供午餐服務的員工。那個小屋就坐落於美麗優雅的校園裏,是一幢單體的兩層小樓,地方並不很大,但卻非常精巧別致。每天中午,法學院的教授們三三兩兩地來到這裏,一邊細嚼慢咽、慢慢品味院方提供的免費午餐,一邊無拘無束、海闊天空地交流各類信息。我到法學院報到後,細心周到的國際交流中心主任Eric先生安排我和他們的教授一樣,也可以在每個工作日的中午在麥克喬治小屋享受一頓免費午餐,因此與Walter的相識便從小屋開始。
Walter五十歲左右,中等身材,體形偏胖,但卻顯得頗為強壯幹練,絲毫沒有肥胖者慣常的臃腫、虛弱模樣。他的眼睛並不很大,但卻非常有神,眉宇間透露出慈祥而溫和的神情,加上他的臉上始終洋溢著微笑,不用說話,便能讓人感受到他的和藹可親。當然,讓我印象最為深刻的,便是他留著一個大大的光頭,光得有點發亮,顯得特別耀眼。
他無疑是個非常熱情的人,當Eric向他介紹來自中國的我的時候,他情不自禁地伸出大拇指,直呼“great!great!”隨後他告訴我,他了解的中國有世界上最多的人口,是個了不起的東方大國,他還知道中國的首都是北京,經濟中心是上海,知道中國有著名的長城和長江三峽。初來乍到,在那個並不起眼的麥克喬治小屋裏,一個普通而又平凡的“小人物”,竟然對中國有這麽多的了解,確實讓我一陣激動。自此以後,每天中午午餐時間,只要我一跨進小屋的門,不管 Walter是忙碌還是悠閑,定會受到他的熱情招呼,有時還會給我來個熱情的擁抱,儼然久違的親人一般,讓人不由自主地產生賓至如歸的感覺。的確,他愛 “屋”如家,小屋內的桌椅被他收拾得井井有條,地面被打掃得幹幹凈凈,門窗也被擦拭得一塵不染,長條形的餐桌上一左一右擺放著兩盆水仙花,墻上還懸掛著幾幅美麗的風景畫,低沈而又舒緩的音樂在小屋的角落回響,置身其間,溫馨、舒適、愜意的感覺油然而生。

幹練大廚的人格魅力
Walter還是個做事幹練的人,我每每去用餐,只要落座後稍事休息,精美的午餐就會飄然而至。即便隨三、五個教授同時到達,不消一刻鐘,色香味俱全的佳肴定會送到桌前,讓人不由不驚嘆於他的雷厲風行。Walter當然是個出色的廚師,廚藝極佳,烤、炸、拌、燉樣樣在行。他烤出的牛排,肉質細嫩,香味撲鼻;炸出的薯條,外脆內軟,口感極佳;拌出的水果沙拉,色澤鮮艷,香甜爽口;煲出的雞湯,營養豐富,味道鮮美。這些美味佳肴看上去令人饞涎欲滴,吃起來讓人食欲大開。Walter還經常變換菜肴的品種,蒜香牛排、蔥烤雞翅、芒果雞柳、香菠牛肉、幹燒杏仁蝦、椒鹽牛仔骨、奶油蘑菇湯、香焗土豆皮等等,我都陸續領略過,意式披薩、法式可麗餅、西班牙海鮮飯,也曾先後品嘗過。說實話,在Walter的小屋用餐,的確是一種名副其實的味覺享受。每當Walter看到我吃得津津有味時,或當我對其所做的菜品大加贊賞時,他總是滿臉堆笑,心裏樂開了花。
一來二去,和Walter接觸的次數多了,我們自然熟悉了起來,有時就會聊起家常。Walter告訴我,他並非本土的美國人,而是出生於哥斯達黎加。那是一個位於中美洲加勒比海沿岸的小國,只有四百多萬人口,但卻土地肥沃,物產豐富,自然風光秀麗,素有“中美洲花園”的美稱。他來美國已經十年,在受雇麥克喬治法學院之前,曾在紐約打拼過幾年,送過外賣,開過出租,也做過廚師。因為之前他在美國還沒站穩腳跟,所以他沒敢將妻子和三個孩子貿然接來,在連續幾年的時間裏,他與妻兒一直過著天各一方的日子,一年只難得回去一兩次,孤獨、愁苦常常讓他難以入眠。終於,天道酬勤,苦盡甘來,經過他的不懈打拼,加上他的吃苦耐勞,他在美國逐漸穩定了下來,順利申請到了綠卡,並依靠多年的積蓄,購置了屬於自己的房產,這才在兩年多之前將妻兒全部接來美國,一家人總算幸福地團圓在一起。隨後,在朋友的引薦下,他的妻子在沃爾瑪超市找到了一份收銀員的工作,大兒子也在一家酒店當起了調酒師,而兩個女兒則順利地進入了美國的中學,接受完全的免費教育。聽了Walter在美國孤身奮鬥的經歷,我深深地體會到他的不易,不禁對他肅然起敬起來。
機緣巧合,使我在麥克喬治法學院訪學時間,能與Walter相識。在他的身上,我能真切地感受到美國底層社會普通民眾的敬業、厚道、善良、真誠、熱情與堅強。如今我已回國,離開了學習生活半年之久的麥克喬治校園,並且以後或許再也沒有機會重返那一片故地,但我會永遠記住Walter這樣一位“小人物”,因為在我的內心深處,已經把他看成一個親密的朋友。

Categories: 副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