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大蕭條時代的創富機會

金融危機像一個永遠無法解開的魔咒,每隔一個階段就會上演一次。它來臨的時候,房價腰斬、股市崩盤、企業倒閉、工人失業、債台高築。它如夢魘一般摧毀著一切,大到國家經濟,小到個人資產。凡是經歷過的人,都不願再提及,不願再想起。
1929年10月的一天,美股突然暴跌,當天狂跌12.8%,近一周的交易日,股指就跌去了40%。自此拉開了美國大蕭條的序幕。股市的災難只是其中之一,13萬家工廠倒閉,工業產值下降了80%以上,5000多家銀行倒閉,擠兌人潮引發了社會動盪,GDP下降50%之多,失業率高達25%。
舉個例子,當時有一家公司招聘,僅十幾個名額能引發幾千人前來面試,即便是一個給紐約百貨公司開電梯的崗位,都有名牌大學畢業生去爭搶。因為失業而百無聊賴的民眾常常湧入公共圖書館。數據顯示,從1929年大蕭條以來,新增借閱人達到200萬以上,圖書流通率也接近翻倍。其實不難理解,對於失業人士來說,公共圖書館是天堂一般的存在,不僅可以坐在溫暖明亮的環境裡休息,還能用書本的知識來填補失業所帶來的焦慮。
1990年,日本開始了經濟泡沫破裂後的“失落的十年”。導致日本的80後,從懂事以來就經歷著全社會的低慾望狀態。因為經濟低迷,人們通過奮鬥也無法改變命運,所以,即便是社會的奮鬥主力——年輕人,也開始對周遭的一切失去興趣,沒有炒房的慾望,沒有結婚的慾望,沒有生育的慾望,沒有購物的慾望。為了不給別人添麻煩,也為了自己更加輕鬆的生活,日本的宅男宅女越來越多,自然隨之而來的是人口直線下滑,新生兒出生率屢創新低。
而政府無論如何刺激消費,銀行信貸利率如何降低,人們也不願意貸款買房,不願意貸款消費,不願意承擔背負債務的風險。
更加年輕一代的日本人,看著父母辛苦勞作生活也不過如此,就更加不願意成家結婚,提不起購物的興趣。在東京這座國際化大都市裡,85%的年輕人會選擇租房結婚,而買車的年輕人只有5%,在這個低慾望的國家裡,滿街的奢侈品成了擺設,無人問津。
由美國和日本的經歷不難看出,經濟危機的確很可怕,它的力量巨大,大到可以讓一個國家的財富短時間內消失殆盡,也可以讓一個富豪一夜之間變成窮人。但萬事皆有兩面性,經濟危機也不例外。危機本就是相關聯的,危中有機,臨危不亂,才能把握先機。
因此,每一次經濟危機都是一個國家命運的轉折點,每一次大蕭條時代都在給有遠見的人佈局的機會,正應了股神巴菲特的名言:在別人貪婪的時候絕望,在別人絕望的時候貪婪。經濟危機後的大蕭條時期,也會有其創富造富的方式,只是需要一雙霧裡看花的眼睛才能發現。
首先,是進入行業的好機會。
大蕭條時期,很多企業都會縮減開支,暫停擴張准備過冬。這樣一來,企業的任何行為都會變得非常小心謹慎,生怕產生不必要的開支,為企業活過寒冬增加負擔。
但這樣的行徑會使得企業的市場競爭力大大降低,整個行業競爭也就顯得不那麼激烈,對於很多想進入市場的企業,這豈不是最好的時機麼?
其次,是品牌傳播的好機會。
大蕭條時期,企業首先削減的一定是傳播費用。當市場環境好的時候,鋪天蓋地的廣告和紛繁雜亂的聲音都充斥在用戶的身邊,即便在品牌傳播上投入再多的錢,都一定會有人比你的聲音更響,勢頭更大。
但如果市場突然變得安靜,如果保持之前的投入所營造的效果和激起的水花,就會遠遠大於市場環境好的時候。因此,蕭條時期反而是做品牌傳播的好時機。
再次,是發布新品的好機會。
蕭條期來臨,很多企業都會變得保守,因為不確定短期市場狀況會不會好轉,以及什麼時候好轉,因此會推遲新品發布或者售賣。
但其實,對於平時習慣受到“轟炸”式推銷的用戶來說,突然看不到新產品售賣,沒人圍著他們推銷,時間久了必然會不習慣。這個時候一旦有企業發布新品,勢必會引起比往常更大的轟動,因為人的本質是喜新厭舊的,遵循這個規律,在市場冷清的時候發布新品,往往能劍走偏鋒,獲得更多關注。
最後,是通過增值服務搶占市場的好機會。
蕭條時代來臨,大部分企業都會減少增值服務,令用戶感到不滿意。舉個例子,郵政快遞業務以速度慢、服務差著稱,而以順豐為首的快遞企業橫空出世,不僅速度快、服務好,還推出了一系列增值服務,很快搶占了市場份額。
大蕭條時期投資者的機會
經濟大蕭條時,政府為了挽救經濟,往往會加足馬力開啟印鈔機,以印鈔票的方式來刺激經濟,比如美國的量化寬鬆政策,這樣做的好處是可以解決一時的問題,但往往會帶來一個更加棘手的問題——通貨膨脹。通脹是一種轉移財富的方式,往往會使得窮人更窮,因為他們手裡的現金有限,更缺乏對金融資產的投資能力和管理能力,只能坐視資產持續貶值。
因此在大蕭條時期,投資的能力就顯得格外重要。經濟學著名理論——美林投資時鐘理論就曾經給出過這樣的建議,經濟過熱期——應以商品為王,股票次之;經濟滯脹期——應以現金為王,商品次之;經濟衰退期——應以債券為王,現金次之;經濟復甦期——應以股票為王,債券次之。
總結來說就是,經濟由滯漲轉為衰退時,現金是優質資產,應該以持有現金為主,而從衰退到復蘇期,股票就是最佳的持有資產了。這是因為,在美林時鐘裡,經濟衰退後的下一個週期,絕大部分資產將流向股市,大部分持有現金的投資者會選擇在股市中抄底而去獲得超額收益。樓市等其他資產也是同理,都可以在衰退期買入,靜待復甦期的到來。
而除了在股市抄底之外,在大蕭條時期如果能進行合理的股權投資,逢低買入有潛力的,有發展的公司,待市場環境轉好之後,回報也是十分可觀的。 1994年,墨西哥經濟危機,幾乎所有的企業都在縮減在墨西哥的投資,只有可口可樂恰恰相反,趁此機會增加墨西哥的投資,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市場份額。而股神巴菲特也正是看中的可口可樂的潛力,15年來不斷增持,最終獲得了681%的回報。
由此可見,無論是作為企業,還是作為投資者,都需要懷有逆向思維,且永遠抱有信心,能夠在別人絕望的時候看到希望,且敢於出手,終能成就一番大業,而一味的害怕蕭條,膽小如鼠,只求平安過冬的人,很可能就錯失了創造財富的最佳時機。

Categories: 副刊

發表迴響